这是《被背叛的革命》(列昂·托洛茨基著)前三章的摘录与书评。

取得了什么成就

如果你们记得,社会主义的任务就是要建立一个以团结一致和一切需要得到妥善的满足为基础的无阶级的社会,那么,从这个根本的意义上来说,苏联还没有一点社会主义的影子。 >>P V<<

社会主义已经表明,它有权取得胜利,不是在《资本论》的书页上,而是在包括地球表面六分之以的工业舞台上——不是在辩证法的语言中,而是在钢、水泥、和电力的语言中。……这个不可摧毁的实施,即一个落后国家只是由于进行了无产阶级革命就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力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也仍然还是未来的实际景象。 >>P 3<<

国内价格和世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别,就是衡量这种力量对比的主要手段之一。然而,苏联统计学家甚至连接近这个问题都遭到禁止。原因是,尽管资本主义处于停滞和腐朽的条件下,但是在技术、组织以及劳动熟练程度方面,它还是远远走在前面的。 >>P 4<<

一种理想的计划管理,所要保证的不是个别部门达到最大限度的速度,而是整个经济最适当地发挥效能,从这个立场出发,统计出来的增长率在初期是比较低的,但是整个经济,特别是消费者,将会得到好处。归根结底,总的工业动力也会得到好处。 >>P 8<<

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本弊病并不在于有产阶级的奢侈生活——尽管这一点本身也许是可恶的——而在于这一事实,即资产阶级为了保障其过奢侈生活的权利,保持了它的生产资料私有制,这样就是经济制度注定了限于无政府和衰退的状态。在消费奢侈品方面,资产阶级当然拥有垄断权。但是在基本需要品方面,劳苦群众是站压倒多数的消费者。 >>P 11<<

苏维埃政权正在经历一个准备阶段,它正在输入、模仿和吸取西方的计数和文化成就。生产和消费的相对系数证明,这个准备阶段还远远没有结束。甚至在未必会有的资本主义继续完全停滞的条件下,这个阶段也还是必须经历一整个历史时期。这是我们在进一步考察以前需要的第一个极其重要的结论。 >>P 12<<

苏联在当时取得一系列的经济成就,实际上与一战结束,世界经济萧条萎缩,资本主义本身自身难保,无暇镇压颠覆新兴政权有关。沙俄本身具备一定的资本与生产基础,这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难以复制的。

资本主义社会能够消灭封建社会,其根本原因在于生产力的解放。时至十九、二十世纪,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可以保证封建不再复辟”的程度了。而社会主义经济,尤其是从生产资料公有化到满足一切社会需要,这两点之间应该寻找怎样的路径,实际上到今天也没能得到比较妥善的解决。

资本需要利用人本性上的贪婪和欲求来追求无限的生产扩大化和多样化。日新月异、繁复诱人的新产品、新发明,实际上是现代资本主义发展设下的一个发展循环,通过绕路来延缓到达经济危机的时间。这些物品本身就是资本主义赖以生存的核心。斯巴达式的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只要人的智力和想象力不枯竭,从人最自然、不受到教育和约束的愿望出发,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一定远超斯巴达式的共产主义。

尼克松与赫鲁晓夫有过一场著名的厨房辩论。

尼克松: 这是我们最新型的洗碗机。这种型号生产成千上万,被直接安装在家里。在美国,我们喜欢让女性的生活更轻松……

赫鲁晓夫:你们资本主义对女性的这种态度不会在共产主义社会发生。

但是赫鲁晓夫最终还是输了这场辩论。事实证明,苏联人民还是无法抵挡洗碗机、麦当劳十足的诱惑力。

俄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很有斯巴达精神,但是他们的孩子们不。尽管数据上苏联是,在五年计划甚至更早,就是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主要工业国,但是重工业优先的问题从那时开始,一直延续到解体。甚至今日俄罗斯仍然面临着轻工业薄弱的困境。

苏联的工业可以表述为这样一条独特的法则:越是接近群众消费的商品,通常总是越糟。 >>P 7<<

享乐在很早,就被斯巴达主义者们冠以了腐朽的标签。动摇这一点,甚至会影响苏联存在的合法性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因此苏共的官员们不是不了解享乐——有些时候他们反而更了解这些——而是不能够公之于众。苏联的重工业越是发达,轻工业的生产者们就越是回避这一问题,这会让好看而美观的全联盟大会公报上留下一个擦不掉的污点。

中国注意到了这样的问题。但是也没有提出更加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而是借用资本主义的方法来处理资本主义提出的问题,通过引入私人经济来解决变化不定的生活需求。早期的处理方式显得矫枉过正,但是这种处理是有效的。至少使用这种处理方法,没有像苏联那样解体。但这样做损害了斯巴达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们的热情,认为这样做“背叛了革命”。

中国也仍然在一个准备阶段,但是已经接近尾声了。不是说中国目前准备已经结束,而是世界资本并不像过去苏联的准备那样疲软,无力进行对抗。距离2008年经济危机已经过去了12年了。敌人是不会打瞌睡的。中国目前的理论合理性把太多砝码压在了经济增长上了。全世界经济下行、反全球化不断升级,互联网又将负面声音扩大化了,如何解决即将到来的理论危机,是一个难点。

经济增长和领导的左右摇摆

对于我们来说,似乎还有比要对苏维埃政府的经济政策及其左右摇摆的情况进行一次历史性的回顾,以摧毁那种人工培养出来的个人拜物教。这种拜物教认为,要取得成就——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关键在于领导的特殊品质,而不再与革命所床在的那种财产社会化的条件。 >>P 28-29<<

有一点当然还是不可理解的——至少以一种合理的态度对待历史的化——即一个思想最贫乏、犯错误最多的派别怎么会、为什么会反而占了上风,压倒了所有的其他集团,并且把一种毫无限制的权利集中在自己手里。 >>P 29<<

苏联的发展,从十月革命到斯大林经济体制的完全建立的这段过程,可以说是非常危险、而且不可以照搬的。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一方面需要在全新的生产体制下调动经济本身的活动性,另一方面,需要在群强环伺的情况下,保卫经济安全。从军事共产主义到新经济政策,再到斯大林模式,这种经济政策截然相反的改变,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过程中都是不可能如此快速地进行转换的。

托洛茨基的年代苏联还只是经济制度的变革,他没有看到的是,苏联每次政治变革,令人惊讶地没有造成太大的国内社会动荡,而真正的国内动荡,反倒是领导所愿意并主动推进的结果。苏联国家有着先天性的文化独立性,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

社会主义和国家

无产阶级所需要的只是逐渐消亡的国家——即需要建立一个立刻开始消亡而且不能不消亡的国家。 >>国家与革命《列宁全集》B 22, P 390<<

同时无产阶级将采取措施来防止自己的及其转入官僚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详细分析过的办法:(一)不但实行选举制度,而且随时可以撤换,(二)薪金不得高于工人的工资,(三)立刻转到使所有的人都来执行监督和监察的职能,使所有的人暂时都变成‘官僚’,因而任何人都不能成为官僚。”你不要以为列宁所说的是十年当中的问题。不是。这是“我们应当而且必须在完成无产阶级革命方面开始“采取的第一个步骤。 >>P 35<<

因此,无产阶级专政制度从一开始就不再是原来意义的那种”国家“——即一个使大多数人服从的特殊工具。物质力量以及武器都直接立刻转入像苏维埃这样的工人组织手中。从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天起,国家作为一个官僚工具开始消亡。之久是党纲发出的呼声——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停止。奇怪的是,这种呼声听起来就像幽灵从陵墓中发出的声音。 >>P 35<<

法权永不能超过社会经济制度以及由此经济制度所决定的社会文化发展程度。 >>哥达纲领批判 《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两卷集)第二卷 P 22<<

负有社会主义改造任务的国家,只要被迫用强制的方法维护不平等——即少数人在物质上的特权,那么它就依然是一个”资产阶级“国家。即使已经没有资产阶级。 >>P 37<<

如果国家没有消亡,反而变得越来越专横,如果工人阶级的全权代表们官僚化而官僚们驾于新社会之上,那么,这并不是由于过去的心里残余的次要原因造成的,而是由于只要国家不能保证真正平等就会产生并支持拥有特权的少数人这样一种铁的必然性所造成的结果。

”牛奶是乳牛的产物,而不是社会主义的产物,你们实际上是把社会主义同一个乳流成河的国家形象混为一谈了,因此才不了解一个国家即使没有相当大地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条件,也能在一个时期达到较高的发展水平。“这几句话是在可怕的饥荒正在全国猖獗的时候写的。

马克思将社会主义界定为一种初级阶段的共产主义。这与我们对于社会主义的实际定义是不同的。如果要谈所谓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的初级阶段(笑)),实际上也不能够说是完成了社会主义。不论从形式上:工业是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农业是以个体农业为基础的有限度合作,商业和服务业的绝大多数经济成分都是私有的;还是从理论上:没有完成生产力的高度发达,没有完成社会矛盾与需求的完全解决。我们都不能够自称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下的]社会主义。

很多人非常反对这一观点。他们指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指导下,中国的经济、文化建设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国民的物质生活品质和精神生活都比过去得到了显著的提高。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处于世界领先的水平。

就如书中所说的,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是这样一个社会,它从一开始就比最先进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水平要高些。这个发展水平高不是指比10年前发展水平更高,也不是和19世纪的德国比发展水平更高。如果要这样比,甚至很难有国家达不到这一点。这个更高,是要和今天的美国比、今天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比,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水平还会水涨船高。

我们国家40年来改革开放取得了非常辉煌的建设成就。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非常值得称赞的。但是理论的建设却是在倒退。我们搞出几条红线,只要不压线,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仿佛社会主义只是一个名号,甚至连名号都不是了。

中国确实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这样的建设过程,从联产承包到民营企业,形式上不是社会主义的,内核上更不是社会主义的。从资本的私有制度、剩余价值的剥削到仍然低下的生产力水平——这里的低下和上文所述的一样,不是与过去比,而是和今天使用资本主义方式进行生产的最先进的同类企业比——我们实际上,是在用革命家们拼搏出的公有资产赔礼,请回被革命家们赶走的资本家,好言好语求着先进的资本家们将我们建成一个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并且妄想着等到成为真正的资本强国,拥有最先进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后,再和蔼有礼貌地请资本家同志们放弃他们的财产,并宣布”我们建成了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它先进的地方在于,通过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来减少不必要的低效能劳动,通过社会广泛的合作,来更好的利用资源和工具。而不是我们因为马克思教给我们社会主义先进,我们就先进。更不是给资本主义冠个帽子就据为己有。

我们离社会主义还有很远的距离,而现在的政治理论更是伯恩施坦化了。很明显的是,我们的官僚,如同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僚一样,可以从这样的经济体系下得到更多的好处,但是社会主义完成了,他们的好处就结束了,他们要兑现过去将手按在马克思著作上而发出的誓言了。那么想必这样的经济体系持续的越久,得到的利益就越大。这样看来”我们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可以说是一颗定心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