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疫情时期宅在家中,新购买了健身环大冒险。

以前就见过体感游戏,研究过Kinect,也用Wii打过网球。体感很多都是一个简单参与性质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以体育运动作为核心的体育游戏,甚至还有专门的体感外设。

我已经连续好几周没有活动过了。在学校里面本来也很少活动,这次疫情发生,我活动的时间就更少了(还更加理直气壮了)。这次用ringfit算是这几周来第一次主动去运动。

我在买ringfit之前,看到网上的评论有比较多的负面观点。有知乎上的健身大牛直接评价“心率起不来,连基本的运动效果都得不到满足。”但是我拿起健身环之后,还是感觉效果非常不错。尽管我调的运动强度算是非常低的数值,但是整个运动对于我来说也是中到高强度的内容。(这个评价也是因人而异,并不是说负面评价都是编造的,对于我这种平时就很少锻炼的人来讲还是比较合适。)

前面几个关卡,虽然说是简单的教学关,但对我来说还是有挑战性。我的基础代谢比较高,但是心肺功能又没有因此而带上来,导致长时间运动非常吃力,耐力很不足。最后的小boss真的是做到难以继续下去。感觉游戏自身的设定还是很好的。


从游戏说到游戏。貌似柏拉图对于游戏的评价是幼体——动物的幼崽与人类幼儿对于实际的模仿,亚里士多德提出是一种无目的的休闲形式,在今天这一点已经很不同了。尤其是生产力水平大幅提高,给了成年人充足的休息与娱乐的时间,娱乐手段也极端地多样化之后。ringfit这种内容可能还不能算上是大众的游戏,但是现在的游戏也越来越脱离现在被称为幼儿游戏的“模仿实际”,和简单无目的的休闲形式,有了新的内涵。

游戏与动画产业一样,都将曾经的“儿童”属性剥离出来,增加了自己内容的可选择面。现在的游戏受众向青少年,更多的是青年转变,也不在拘泥于幼儿也可以懂的简单叙事,而是向内容取材广度与内涵深度拓展。游戏也在向更丰富的社会功能发展,比如叙事艺术,比如思想与甚至理论的教育,再比如我们今天谈到的健身。

虽然不可避免的,当今社会的单一价值观总会将娱乐,和他的纯粹代表游戏放在道德的对立面,但是社会压力普遍增大,上升空间缩小,生活成本增加的情况下,游戏的市场获得了较大的提升,而游戏的内容也极大地丰富拓展了。不仅是逃避社会现实的工具,而更多起到了价值观丰富化的作用。文化的发展很多时候需要这一点,而单一价值观的社会总会面临多元文化衰退的危险。

我不想将问题引到体制和精神上,但是现在公开与奋斗论唱反调的人越来越多,娱乐事业的快速发展也在为这样的思想暗加砝码。缺乏前驱力的社会固然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是马车夫的鞭子是否抽的过重了?劳动本身是快乐的,这种快乐也是高层次的、纯粹的。虽然不用鞭子和缰绳,会让“一群厨师做坏一锅汤”,但社会仍然需要的是多元价值体系的共存,而不是把其他的价值体系都一路归于钱和名利(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是等价的)上。

我们甚至有微积分和运动的游戏。学习也是带来快乐的,运动也是带来快乐的。为什么我们要刻意将快乐与我们的道路分开呢?我们研究了两千年的教育制度,却旨在剥夺那些不是第一名的多数学生仅存的些许快乐。运动被量化在秒表,米尺和积分板上。马渴了自然会喝水,强迫也无济于事,对人这样做,还会有反作用。为什么我们要如此处心积虑地去逼着马儿喝水呢?

人有惰性,并且喜新厌旧,这是事实。但是游戏也是人在玩,很少有人指出来,游戏厂商反而还用这个赚了大笔钞票。有些时候我们只需要对事,而没有必要让每个人都成为圣人。我们需要利用人性的弱点,而不是试图用各种威严来弥补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