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在知乎的回答[1]

现在看上去我们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快要打赢了,但是敌人在暗我在明的实际改变了吗?敌人的反扑被我们彻底压制了吗?我们已经取得了全面、压倒性的胜利了吗?

很遗憾,都没有。

阻击战结束了,我们还有一场堡垒战。敌人是不会打瞌睡的。现在敌人已经暂时退却了,但这只是一种战略上的迂回。敌人要搞包围,我们的战力却不足以突破他。

怎么办?我们现在暂时肃清了这座堡垒,最简单粗暴的来看,只要堡垒的门一关上,敌人就真的拿我们没办法。

但我们同时向敌人和朋友关闭了大门。好在敌人会露出马脚。我们只需要将这些希望进来的人关在瓮城里,就能够将敌人找出来,那时候在把朋友请进来。


胜败乃兵家常事。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是军事斗争中总结出的经过实践检验的方针。打了败仗,需要撤退,是战争的动态变化。只有玩忽职守,瞒报军情,才会被军法处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讲常胜之师,开始讲从胜利走向胜利,这样的宣传不符合客观规律, 也不利于正面的持久作战的决心。当没有办法从胜利走向胜利之时,就会自我否定,士气受挫,从而一次失利次次失利。

尤其是在阻击战进入决胜阶段之时,全国的数字前几天甚至都已经下降到0。如果不是强制的疫情上报规定,这些决策者甚至不会继续向上汇报,而重蹈最早的瞒报漏报的覆辙。这么多年的理论阵地,已经让他们产生了“别人都没有继续增加了,我们再增加就是工作不力,破坏了经济向好的形势”的感觉。

甚至不再进行隔离,也不戴口罩,连最简单粗暴的封闭口岸也不去做。他们担心自己被问责。本身经济任务就难实现,现在已经在复工,还要让经济重新停摆一段时间,以前都没有封闭入境口岸,现在要封闭,势必影响经济。可能稳定大过一切已经让他们引申出“死两个人不成气候我明天照样上班,万一完不成今年脱贫攻坚收官的目标我就秦城终老”的无知想法。

现在已经有关联病例,说明新一轮的传染已经开始。而这种只允许胜利,不允许失败的思想走向,对于打赢这场总体战是非常有害的。


  1. 问题页面:3月21日广东出现首例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这意味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