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是《古希腊文明演绎》课后的感想[1]


“我们爱阿喀琉斯的同时,却挽着奥德修斯的手前行。”这句话放诸四海而皆准。在勇敢和智慧上,虽然这里我们将其并列,但是人们往往不会将这两者放在一个等同的位置上。我们往往认为,智慧是上天、是神赐予的,并且相信智慧只能通过经历的积淀而积累,但勇气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仿佛一咬牙,勇气就自然而然地从牙根里冒出来。我们往往将自身的愚钝怪之于父母,怪之于命运,而将懦弱归结为意志力的不坚定。

我所理解的勇敢,或许也是希腊人所爱的那位阿喀琉斯,并不是那种屠夫结束了上千生命之后产生的那一种麻木,凭借不断试胆就可以逐渐掌握的一种精神窍门。而是一种对自身能力的认知与信任,而这种能力更加依赖经验和天赋。因为曾经浸在冥河中,阿喀琉斯对于自身的能力有着绝对的信任,因而在战场上可以向死而生,所向披靡,但也因对自身弱点的认知不足,丧命于足跟上的区区一箭。诸葛亮是勇敢的。他不畏数倍于己的敌军,大唱空城计,也是来源于对司马懿心理的十足把握。

对于阿喀琉斯我们只能报以爱慕,因为真正能够同行的也只有智慧。智慧可以共享,共享的过程中还会放大智慧的效益。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智慧在合作时得到升华。但勇敢只能是一种个人的私有物。勇敢者可以成为很好的领袖与旗手,但是一山不能容下二虎。如果没有奥德修斯,阿喀琉斯的盔甲要由紧随其后的勇士们去选出一个来继承,无论是谁,这些勇士的勇敢将不再存在。曾经可以将后背相托付的同伴变成了明争暗算的对手,丧失了对于自身能力的信任,勇气也随之消散了。

有些时候,我们自身展现出的勇敢,只是突然产生的情感的产物。这样的勇敢是建立在盲目和煽动上,往往变成了俄罗斯轮盘赌。人是脆弱的,是磨难的,我们没有神那样的资本去试错,在情感和理智的边界上,偏向哪一边都是致命的。勇敢需要从情感和理智的共同作用下产生,只有这样的勇敢,才不至于以卵击石,也不会虚度光阴。


  1. 本文最早写作于3月17日,是该课程的一次作业。 ↩︎